您的位置: 阜新资讯网 > 科技

打破告官不见官旧规

发布时间:2019-11-22 18:30:17

打破“告官不见官”旧规

《瞭望东方周刊》舒泰峰/温州报道

行政首长出庭,这主要是要有主动意识。在这项制度的推动下,温州行政首长在这方面的意识确实已经有了不少提高

1988年8月25日,浙江温州苍南县,一位头发灰白,脸色酱紫,表情严肃的农民手持一支水烟壶走上了法庭。注视着他走向法庭的是全国甚至全世界的目光---在当时交通和媒介均欠发达的条件下,共有50多位中外云集这个江南小城。

这位农民叫包郑照,61岁,之前他一纸诉状将县政府告到了法庭,而主动出庭应诉的则是苍南县长黄德余。这在当时可算石破天惊,包郑照一举打破了中国数千年“民不与官斗”的文化传统,成为“中国民告官第一人”。而作为一县之长,黄德余主动出庭也同样前无古人。

大不了回家当老百姓

本案被赋予了诸多意义。它被誉为全国一届人大至九届人大50年间“民主与法制建设的丰碑”。国外媒体也评价说从中看到了中国“民主的进步”。

开庭的这一天,苍南这个4万人口的小县城万人空巷。由于旁听者太多,庭审地点不得不从原定450个座位的苍南县法院移到了有1000多个座位的影剧院。即使这样也仍然难以满足需求。

聚光灯下的当事人压力可想而知。包郑照听不懂普通话,由其次子包松村代为发言,事后包松村说出庭前他是喝了红参汤的。而现场也发现,审判长喝的也是泡了参片的茶水。

对于黄德余是否出庭,县里几套班子曾进行过激烈讨论,最后多数人反对他出庭。但是黄德余自己坚持要出庭。消息传出后,社会上传言四起。他爱人在湖南省的亲戚听到消息还特地“公推”他的二舅子来温州探视虚实。开庭前,在外地工作的妻子同样满腹担忧,打说要来苍南。黄德余说,你别来了,好让我轻松点。

如今,65岁的黄德余已经退休。当本刊联系到他时,他正在东北旅游。“现在想起来,其实那时候压力也没那么大。”时隔20年,黄德余说,“有的是媒体写着写着就多出来了。比如审判长喝参茶,他平时可能就有这个习惯。”

对同事的反对和亲人的担忧,黄德余表示完全能够理解。“当时舆论压力很大,我是代表政府出庭,他们担心万一我说错话,出洋相,损害政府的形象。至于亲人,当时老百姓的法制观念还很差,一听说上法庭了,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要坐牢。”

黄德余说他自己的心态是比较放松的。“从学校毕业后我是一名老师,时代需要使我走上了领导岗位。”但是,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当县长这么大的官,权力欲不强。当时就想,这事弄不好大不了回家当老百姓,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至今钦佩他的勇气和胆识

这个被称为中国首例民告官案的案情并不复杂。1985年,包郑照经镇城建办批准,建造了3间3层的楼房。19 87年7月4日,县里认为包家的房子建在防洪堤上,将包家已竣工落成的楼房炸去一部分。

谈及这起诉讼的原委,黄德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个不曾见诸报道的情节,“其实当时是我建议他们告的。 ”他说,他的老家与包郑照家是邻村,只有20分钟路程,之前就相互认识。

房子被拆之后,包郑照的儿子找到黄德余,说县里这样做不合理。黄德余就建议他们走法律诉讼途径。“他当时一惊,说‘那怎么行,我怎么能告你!’我说不是告我,我是县政府的法人代表,你告的是县政府。他说他回家考虑考虑。”

同年7月15日,包郑照分别向苍南县法院和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苍南县政府,要求经济赔偿。由于当时没有行政诉讼法,两级法院均没有受理。经过多方努力,1988年2月,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温州市中院受理此案。

《温州》一位描述了当时的现场:当黄德余来到影剧院门口时,许多干部都热情与他握手寒暄,彼此谈笑风生。走到门口时,他被门卫拦住,说:“他是县长!”黄德余坦然抬手道:“我是被告、被告。”

当审判长宣布:“传被告法人代表黄德余到庭”时,旁听席上发出了嗡嗡的议论和笑声,黄德余神情自若地走了上去。

在法庭辩论阶段,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律师楼献发表了长达3万字的代理词。被告方县政府的诉讼代理人也发表了长达16页的代理词。楼献说,当时因为情不自禁,他在读到最后一段代理词时已泪流满面。

庭审一直进行到晚上10点多。庭审结束后,黄德余走向原告席,与包郑照握手。一张黑白老照片定格了这个瞬间:身穿白色短袖衬衣、戴眼镜的黄德余笑眯眯地伸出右手,包郑照显然准备不足,伸出左手相迎,突然挤出的笑容与长时间保持严肃的脸部表情显得很不协调。

“无论官司胜败,你们一家作为苍南县的公民,政府今后仍要为你们服务。”黄德余对包郑照说。

当年8月,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12月,二审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黄德余没有回家做老百姓,之后他又在好几个县担任县长、县委书记,后来又升任温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前年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休。问他后来还有没有出庭应诉的经历,他说没有,“因为没人告我了”,他哈哈一笑。

14年后的2002年10月16日,75岁的包郑照老人因病去世。黄德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作为老朋友和老乡,我至今钦佩他的勇气和胆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那场官司最大的意义。”

[1][2]下一页

民生呼声
输送设备
游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