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新资讯网 > 历史

自治区高院开庭二审忻城迪吧杀人案将择日宣

发布时间:2019-11-27 06:38:49

自治区高院开庭二审"忻城迪吧杀人案" 将择日宣判

忻城一男子被杀死在一家迪吧内,一审判决后,死者家属提起民事上诉,来宾市检察院对刑事判决提出抗诉自治区高院开庭二审忻城迪吧杀人案广西-南国早报忻城讯(谢奎)一年前,忻城男子樊某因踢了女子姚某一脚,竟被姚某男友覃某等人杀死在一家迪吧内(相关:踢人一脚男子当场被砍死 家属停尸迪吧索赔50万元)。死者家属向来宾市中级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覃某、潘某一审分别被判无期徒刑和死缓,并处相应罚金。死者家属不服一审判决,向自治区高院提起民事上诉;来宾市检察院对判决中的刑事部分提出抗诉,自治区检察院支持抗诉,并派人参加二审。7月31日上午,自治区高院在忻城开庭对此案进行二审。入庭旁听须过三道关卡7月31日上午,此案二审在忻城县法院开庭。为避免原、被告双方的家属像一审时那样在庭上对骂,警方增加了对庭审现场的保护措施,所有入场旁听者,均要经过三道关卡:每人均要登记详细的住址和工作单位;携带摄像机或记录本等物品的,被要求将相关物品存放到指定的地点;每人入场前,均要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庭审一开始,就覃某、潘某两人在此案中是否是主犯、他们向警方投案是否属于自首行为,以及迪吧老板是否应赔偿等问题,自治区检察院、原告和被告方代理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1月8日,樊某与覃某的女友姚某发生口角后,踢了姚某一脚。姚某将此事告诉潘某,潘某当晚致电樊某,扬言要杀死他。覃某得知女友被踢后非常气愤,于次日打叫潘某组织人,并准备好刀棍等凶器,打算找樊某报复,还专门请了一辆出租车到迪吧楼下等候。同年1月9日晚上,覃某和潘某带了10多人来到迪吧后,两人分别用尖刀和砍刀,向毫无防备的樊某乱捅猛砍,导致樊某当场死亡。覃某行为是否属于自首目击证人黄某某称,她亲眼看见覃某手持一把尖刀向樊某身上乱捅,樊某倒下后,覃某又夺过另一名同伙的砍刀继续砍樊某,导致对方当场死亡。覃某的代理人认为,没有证据证明黄某某就在第一案发现场,当黄某某到达迪吧时,樊某已经倒下,她不可能看到樊某被打的整个过程,她的说法不可信。覃某甚至辩解称自己当时没带凶器,只是对樊某进行了拳打脚踢。覃某的代理人说,案发后,覃某和潘某等人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属于自首行为。原告代理人则认为,上述事实表明,覃某应为此案的策划者、发起者、组织者和参与者,是主犯。案发后,覃某虽有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事实,但在庭审中,他对作案过程中所起的主要作用,没有如实交待。所谓自首,是指具有主动投案行为,并如实地向公安机关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因此,覃某的行为不属于自首。迪吧是否应该做出赔偿在迪吧是否应承担经济赔偿一事上,原告和迪吧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原告认为,迪吧老板明知樊某是一名年仅16岁的未成年人,在没有认真核实的情况下,多次让他进场消费,明显违反了有关法规;此外,事发当晚,覃某和潘某等10多人手持刀棍等凶器,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能从容地进入迪吧内,说明迪吧存在把关不严的问题;事发时,迪吧没有在第一时间劝阻,也没有及时向警方报案,而是在樊某被捅死后才报案;事发后至今,迪吧没有向警方提供录像监控资料。因此,迪吧对樊某的死亡有着不可推卸的。迪吧负责人李某则认为,樊某生前到该迪吧消费时,他们曾多次见对方驾驶一辆蓝鸟小车,每次消费的金额都很高,樊某的身份证显示他已有18周岁;事发时,迪吧工作人员也曾进行劝阻,但由于场面太乱,根本没法控制,他们不可能一边劝架一边报警。此外,迪吧设有录像监控系统,他们已将相关资料提交给忻城警方。对于上述说法,李某没能当庭出示相关证据。谈到经济赔偿一事时,法官问各方是否愿意调解,覃某和潘某表示同意,并向樊某家属道歉,但遭到拒绝。樊某家属表示,他们只愿意跟迪吧协商赔偿事宜,但李某没同意。鉴于三方当事人均未能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法院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