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新资讯网 > 历史

蔡明亮是异数放下身段又极其骄傲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0:45

蔡明亮是异数 放下身段又极其骄傲

上周五和周六,有两天时间都在见蔡明亮。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有留意到,蔡明亮在大陆的首个个展———《来美术馆郊游:蔡明亮大展》正在广东时代美术馆 进行中。展览7月18日就开始了,一直到9月6日。展览首周蔡明亮来了趟广州,中间还排了一堆通告:13日去方所开讲座;14日下午在美术馆咖啡厅分享怎 么冲好喝的手冲咖啡,晚上给大家唱唱老歌;15日下午搞了个布展工作坊,跟来看展的人贴纸画墙“搞点破坏”,晚上则是邀大家一起“夜宿美术馆”,蔡导负责 聊天、唱歌、哄睡;16日在美术馆还有个讲堂……我挑了感兴趣的两场活动。在咖啡分享会上,蔡明亮半开玩笑地说,谁知道搞展览需要做那么多活动啊,累死。顺势就聊起前一晚在方所开讲座的事, “没多少人知道蔡明亮嘛,得去开讲座宣传拉点客”、“有个男生,坐在第一排,他直接就说之前都不知道蔡明亮是谁,听到有讲座就过来看看”,蔡明亮边说边 笑。我想起他过去自嘲的各种段子,譬如他常说“很多人看了我的作品会想睡觉”。在我看来,“夜宿美术馆”这样的特别活动真是“酷毙了”的好创意,只是这对组织者来说着实是工作量超大的一件事。夜宿活动在当晚9点半开始,参 与者在午夜之前都可以进馆,我是在11点左右抵达的,一进展厅有点惊讶,居然规模还不小,两三百人聚集在展厅左侧,以不同的站姿、坐姿围着讲话的蔡明亮。 蔡导形容当晚他的工作是要哄大家睡觉,还说感觉从开始到睡觉前有好多个小时,担心到时自己不知道要讲什么。因为我个人职业的关系,以前一直认为我对蔡明亮的认识应该比大众要稍微多一些,但夜宿那一晚,我觉得也许错了。蔡明亮是会跟媒体打交道,兴起时 也许也乐意聊这聊那,疲倦时也会直接说“不聊了好不好,我好累哦”。但面对着花钱来看展的影迷,他真是认真对待以及好随性坦率……那一晚,他在展厅里从9 点半侃到凌晨2点多,说了好多话,唱了好多首老歌,内容漫无边际,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一会是导演的职责;一会是自己怎么被李康生“嫌弃”;一会说起自己的 作品在街边卖不动的“屈辱史”;一会又会想起哥哥张国荣喜欢的老歌,然后就唱起来了;唱着唱着会突然对音响师说“停一下,那个麦克风能不能给我弄点回 音”、对弹琴的男生说“那个KEY能不能调低一点,我唱不上去”……整个氛围犹如不规则的缓慢流动的空气,自如舒服。观众也毫不拘谨,在场内自如走动,换 个位子,又或者是放弃听导演唱歌讲话,跑到阳台去小酌、聊天。蔡明亮在华语导演中是个异数,放得下身段却又极其骄傲。他可以跑上街头去卖票,也可以在讲座中直接就说,你们要不要买我的书?甚至如美术馆这一夜,花六七个小时跟两百多个普通影迷聊天。你很难想象,如今的华语圈有那位导演可以如他这般亲近。但他真的又很骄傲。那一晚,他提到了2009年的作品《脸》在台湾的院线发行,不出DVD,也不卖电视版权,观众在电影院看完就没了。他说受不 了自己的作品DVD从500台币沦落变成39台币还卖不动的情景,曾自己掏钱把沦落街头的作品都买回家。他说:“我的《脸》可是卢浮宫的典藏版。好,那我 就不出D VD,只出十张私播版,一张卖台币100万。因为台湾艺术界已经认定我这个是艺术品,所以马上消息传出,画廊老板来了,卖出了三张。”分享完这个故事,他 又推销起自己为这次美术展所做的三张特殊海报,叫价颇高,“人民币2000一幅,是不带框的;带框的是人民币2500。我看你们都没什么钱,大家就帮我宣 传一下。”现场立马哄笑,但你猜结果如何?当晚,这三张海报都卖出去了。我忽然想起同事问过的一个问题:蔡明亮说他的电影卖不动,咖啡卖不动,但他可以活得这么任性,肯定是有钱的呀。他的钱从那里来?我那刻觉得我有答案了。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